艺术高考

家庭教育新模式:亲子聆听同一堂课

高仕恒:大连瓦房店市教育局副局长传统的家教讲座,聆听对象大多是家长。有一次我讲座完后,一位家长对我说:“听了您的讲座,回到家里,我向孩子表达了要与他做朋友的想法,他竟然像看外星人一样看了我半天,跟我说:‘我要是什么话都告诉你,你又会变回爸爸来教训我了,我才不傻呢。’我听了真是哭笑不得,您讲的家教理念与方法都很好,可用到孩子身上,怎么就不灵了呢?”这位家长的话引发我很长时间的思考,也让我对...
艺术高考

家有二孩,你一碗水端平了吗

随着生育政策的放开,拥有二孩的家庭越来越多。家长们经常会说:老大应该处处让着老二,老大别总是跟老二争宠……殊不知,这些被家长们奉为真理的观念,正在伤害老大的感情。高三女生一反常态,父母不以为然鑫鑫(化名)是个性格内向的姑娘,上高三后,更加沉默寡言,朋友很少,只和另一个性格开朗的女生夏夏交往比较密切。最近一段时间,我发现鑫鑫常常迟到,下课除了吃零食就是玩手机,还常常以身体不舒服为由早退。而...
艺术高考

让孩子爱上阅读有章可循

女儿安怡平常很喜欢看书,只要有空,她就会捧着书看。每当读到好玩或感人的文章时,她会拍着大腿连声称赞“真好玩,写得太好了!”女儿并非天生就爱看书,她后来喜欢读书与我有意培养是分不开的。要选择适合孩子读的书。为了培养女儿良好的阅读习惯,我给幼儿园时期的她订了《幼儿智力世界》,上小学后,改订为《我们爱科学》,随着年龄的增长,应她的要求,在报刊亭买读者》。而在寒暑假里,我会经常带女儿去图书大厦看...
艺术高考

做孩子的榜样 身教更重要

孩子上幼儿园时,有一天老师把我留下,说孩子今天“语出惊人”。原来中午老师趁孩子们休息时,抓紧时间擦桌子、拖地,孩子看到老师在劳动,脱口而出:“老师您在干革命呢!”逗得老师们开怀大笑。老师不禁好奇地问,这话孩子是如何学来的。其实很简单,上世纪40年代出生的岳母一直帮助我们照看孩子,我们因为工作忙,常回家很晚,孩子想爸妈了,老人就给孩子讲:不要哭,爸爸妈妈要上班,要干革命。”于是,依照孩子的...
艺术高考

冉乃彦: 小学生自我教育,由他律转向自律

冉乃彦: 中国家庭教育专业委员会学术部理事,北京教育科学研究院副研究员人的自我教育能力并不是生下来就有的,而是在实践中,伴随着自我意识的逐步成熟,有一个发展、培养和形成的过程。培养孩子的自我教育能力,应严格地根据不同的年龄特点,采取不同方法。由于小学生开始能意识到自己的行为,但还不能清晰地意识到自己的心理;因此,他对自我的教育,更多地是停留在行为的层面上,自我教育表现在要求自己有好行为。...
艺术高考

关颖:催熟”的孩子没后劲

关颖:天津社会科学院研究员,中国社会学会家庭社会学专业委员会副会长日常生活中,我们总会接触到各种被催熟的水果、蔬菜。猕猴桃、西红柿看上去挺光鲜,吃起来又硬又涩,不由对那些利欲熏心的生产者、经营者心生厌烦。说到“催熟”,让我很自然地想到了当今的孩子。急于求成的大人们让孩子超前学习、上速成班,一些孩子学习考高分、竞赛拿大奖,成了同龄孩子中的“佼佼者”,孩子的表面“光鲜”也给家长挣足了面子。可...
艺术高考

高仕恒:寓艺术于生活的家庭教育

高仕恒:大连瓦房店市教育局副局长孩子是父母的影子,孩子也是父母的“作品”。家长对孩子一生成长的塑形,往往取材于生活,孕育于生活。当我们尝试着引入一新鲜的元素——艺术,在生活中对孩子加以雕琢与磨砺,通过孩子的领悟与转化,以实现其自己真正的成长,这样的教育方式更加自然,教育效果也十分理想。记得2012年冬天的一个早晨,天寒地冻,风雪交加,我们全家要祭奠已过世的亲人——我的岳母,那一天正是她的...
艺术高考

家教之失:绕不开的“恋父情结”

少女恋上培训班教师小美(化名)第一次来找我咨询的时候,还是个14岁女生。在她讲述的自己正在经历的感情故事中,男主角是她在课外班的一个辅导老师老A。30多岁的老A有妻子有孩子,是个典型的居家男人。从小美的自述中,我知道他们之间已有超常接触,拉手、亲吻都有过,但没有更进一步的行为,这其中一个很重要的原因是因为他们两人的关系已经被小美的妈妈发现并立即切断了。这次,小美来找我是因为由于妈妈的管制...
艺术高考

淡定看待“别人家的孩子”

网友在新浪微博上疯狂转发和评论一条微博叫《别人家的孩子》。说是有一种生物,从不玩游戏,也不聊QQ,天天就知道学习,长得好看又听话,回回年级第一;有个有钱的男友,研究生和公务员都考上了,一个月七千工资,会做饭、会家务、会八门外语;上学在外地,只要400元生活费还嫌多……这种生物叫“别人家的孩子”。这样一条看似笑话的微博,让我在笑过之余,深深地思考起来。 好像很多年前,我也是那个被“别人家的...
艺术高考

都是“包办” 惹的祸

下班回到楼下,就听到妻子唠叨的声音。我料定,是儿子去实验初中报名时,进不了重点班,引起妻子强烈不满。进了家门,我不动声色。妻子似在重复之前的话语:“考前反复叫你认真点儿,偏不听,现在差8分进不了重点班,知道错了吧你!”这话明面上是批评儿子,实际上是说给我听的,但我不当回事,如以往般乐呵呵煮菜做饭去了。儿子此次考试,语、数两科总共240分,他只考得208分。考试结束那天,娘儿俩就算呀算,儿...
上一页123456 确定